爬墙 废号

关于

【天刀】【唐真】武装&破防

倒地不起 倒地而亡!!!!!!!!!!!
啊啊啊啊啊啊啊尖叫!!!
嘶吼!!!!!
好甜啊啊啊啊!!!!!!
啊啊啊啊啊啊!!!!
啊啊啊啊!!!!
啊啊啊!!!
啊!!

窗檩画眉:

※七夕贺第二弹


※CP唐门×真武,腐向


※灵感来源自武装到心灵,打破心防




==========




    真武第一次看见唐门的时候就确信自己喜欢他,虽然他俩都是男的,虽然他以前只喜欢可爱软萌的小师妹。


    他觉得唐门的一举一动都很吸引他,包括撩起眼前碍事的头发,撸起袖子,抬起右手,朝他的眼部一记重击。


    唐门嫌恶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把你眼睛闭上。”


    真武很听话地闭上了双眼,努力忽视右眼皮的痛感,可是他迟迟都没等到对方对他说第二句话。终于他忍不住睁开眼,唐门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。


    他并没有就此灰心,他利用了一点小手段……查到了唐门接下来的行程。真武还特地拜托客栈老板安排一个便于观(跟)察(踪)的房间,就在唐门隔壁。唐门对此实在是忍无可忍了,真武隐藏自己行踪的手法太糙,唐门又不是瞎的。于是唐门就直接破开隔壁房门,把那个不知道为什么贴在墙上的人拎回自己房间,语气阴森地说道:“你知道你看我的眼神很恶心吗?”


    真武摇头,他还真没注意自己的眼神,话说谁会注意这个。


    “我感觉你巴不得在我脸上舔一口。”


    的确如此啊!这句话说到真武心坎里去了。
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唐门坐在真武对面,自顾自地饮酒。


    “唐师兄,我喜欢你。”真武开心地说道,“咱俩在一起吧。”


    唐门被嘴里还没咽下的酒呛得上气不接下气,他很不爽地说道:“我喜欢年纪比我小的。”


    “我比你小十三天。”真武双眼发亮。


    “妹子。”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沉默了会儿,真武开口说道:“我以前也是这样,我觉得咱俩择偶标准挺般配的。”


    唐门都快把手里杯子捏碎了,他坚决地摇了摇头:“我不干。”


    “咱俩就处处!就处处,只说话,连棉被都不用盖一床的!”真武激动地说道,他不想放过眼前的机会,“我保证不会对你动手动脚的!!”


    “……动手动脚?”


    “口误,口误……”看对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眼神,真武有些心虚地说道,“好吧确实想过……”


    唐门慈爱地笑了笑,真武也跟着干笑了两声,但他贼心不死地问:“那可以吗?就处处,大家熟悉熟悉。”


    “怎么熟悉?”


    “语言交流嘛,聊聊爱好兴趣啥的。”


    “语言交流后呢,是不是该肢体交流了?”


    ……完全说中了,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。


    “其实不用那么麻烦。”唐门笑眯着眼,“现在就可以肢体交流。”


    于是唐门起身越过桌子,抓住真武的手,把人从窗外丢了出去。


    “滚!”


    从两层楼的高度上摔下来,真武满脑子都是这个“滚”的回音,所以他毫无防备地摔进了一堆烂泥里。




    有些人是越挫越勇的。


    真武没觉得自己有啥本事,但是就他对唐门死缠烂打这攻势,他突然发觉自己还是挺有耐力的。今天他也跟在唐门身后,此时他躲在树上,唐门骑着马走在泥泞的小路上,忽然被一帮蒙面人给拦住了。


    唐门拉了拉马缰,回头对着树上的人说:“按惯例你这时候是不是应该出来帮我?”


    真武哈哈一笑,摆了摆右手:“我不行啊,我底子差,功夫不怎么样的。我就在上面看你打就好。”


    在他俩对话这个瞬间,对方早就拿起手中武器攻了过来。唐门一时没反应过来,中了一招,当然后来他很干脆利落地就把那群人收拾了。看到那些蒙面人都倒下后,真武很利索地从树上跳了下来,一边从随身包袱里掏出金疮药。唐门看着低头给他上药还小心不碰到他衣服的人,很不爽地一手推开真武的脑袋:“走开,我不稀罕不帮我打走劫匪的人。”


    “这么说如果你找个姑娘,是不是还要这姑娘帮你打走劫匪?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  “嘿,不对,不应该这么说。”真武贱兮兮地凑上去继续给唐门上药,“这样说搞得我成了个姑娘似的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难不成你想让我当姑娘?”


    “这什么问题啊!唉,你是男人,我也是男人,没谁要当姑娘,我也没想让谁当姑娘。”


    唐门听了这话有点恍惚,居然没有反抗真武的包扎。


    真武处理好伤口后,像是随意问了一句:“唐师兄,你拒绝我仅仅是因为我是个男人吗?”


    “并不是。”唐门回过神来,冷冷地回答道。


    真武很快收拾好包袱,重新窜上了树,看起来和往常一样,他依旧远远地跟在唐一竹身后。


    只有他自己明白,那一刻心脏传来的刺痛。




    终于有一天,唐门对于真武的跟踪忍无可忍了,他穿戴着铁甲的手中牵着坚韧无比的天蚕丝,操纵着傀儡将那灰袍的道士困在原地。


    真武却是一如既往的脱线,又是难得一见的认真:“唐师兄,请问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?”


    唐门丝毫不掩饰眼底的厌恶:“不能。”


    “那我们能打个赌吗?”真武不急不缓地说道,“我的武功很差,唐师兄你的功夫却很强。如果有一天我打败了你,师兄你能否给我一次机会呢?”


    “你说说,什么机会?”唐门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不远处被禁锢的真武。


    “咱俩处处,只聊天,棉被都不盖一床的。”真武答道。


    依旧是这个回答。


    唐门静默地站立在原地,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,但那面容精致妍丽的傀儡已无声无息地站立在一旁。


    “给你九天。”唐门负手而立,“九天后的未时一刻之前,如果你赢了,我就给你一次机会。”


    “如果过了时辰你还没能打赢我,那你的命就归我了。”




    第一天,真武选择用偷袭的方式攻击唐门,可剑尖还没抬起,脸颊就已经被傀儡手中的刀刃划出一道血痕。唐门一边摇头一边叹气道:“杀气太重。”


    那晚真武彻夜未眠,快马加鞭找到住在附近的一名师兄,向他请教如何掩盖自己的杀气。师兄听他陈述完事件原委,一脸惊讶道:“你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理去与对方交手的?”


    见真武仍是一脸疑惑,师兄又解释道:“如果是切磋,那就抱着取他人之长处,补自身之短处的心理去出招。你并不需要有杀意,你是去向人家学习的,理当虚心求教,哪里来的杀气呢?切磋是朋友之间的举动,你的杀意不应该对着朋友,杀意是给敌人的。”


    师兄说完这段话,便回房去做自己的事了。真武看着烛火摇曳,睁着一双眼愣是撑到了天明,又迅速地骑马回到唐门所在的地方。他的本意是不想放过任何一点时间,但在他第三次被傀儡压制住时,右手已经抖得不成样子,长剑落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不尊重你的对手,还有你自己?”唐门梳理着傀儡的长发,瞧都没瞧真武一眼。


    真武坐在地上,没有去捡那柄剑,他还是一脸憧憬地看着唐门,心里却是有块疙瘩。


    ——我的确配不上他。


    哪怕唐门接受男人,此时此刻,真武也并不觉得自己能站在这个男人身旁。当自己喜欢的人遇到危险时,哪怕对方能游刃有余的解决,他也应该挺身而出,而不是口里说着自己能力不足,还没交战就萌生退意。


    他的喜欢,太浅薄。




    曾经也想过好好习武,将来下山行侠仗义,成为一名百姓歌颂的大侠。


    可是身边优秀的人太多,他只是众人中最平凡的那一个,隐藏在人海里,只会耍嘴皮子用三脚猫功夫糊弄一下小孩子。剑是强者手中有力的武器,在他这里只能是一无是处的废铁,他每日将剑匣背在背上,却再也不想用剑去做出什么。


    这或许是件好事,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手染鲜血的人。


    然而如果想要保护谁,手上一定会染上污秽。不拔剑不出招,有时是大度,有时却是逃避。


    这场赌局最初是真武提出来的,他的想法很简单,只要赢了就有机会多和唐门说说话,说不准聊着聊着他俩就心意相通了。看起来他直截了当地向唐门表示了自己的心意,但实际上他只敢在唐门的心防外转悠,未曾想过主动出击。


    这样下去,只是一直粘着对方而已,对方将永远无法彻底地了解他的喜欢究竟是怎样的喜欢。


    真武捡起地上的长剑,将剑收回剑匣。


    “唐师兄。”真武抱拳行礼道,“七日后见。”


    灰马驮着身着灰袍的人,身影渐渐隐没在灰色的雾中。


    真武如果回头瞧一眼的话,应该是能看到唐门脸上浅浅的笑容,不带一丝嘲讽和厌恶,而是发自内心的温和的笑容。


    也幸好他没回头,唐门才能看着这坚定的背影微笑着。




    七日后。


    真武步步紧逼,长剑击毁了傀儡,剑气直冲着唐门而去。


    终于,唐门仰躺在地上,锋利的剑刃从耳边擦过,削去了几丝发丝,剑尖没入泥土中。真武跨坐在唐门身上,自上方俯视着唐门,却只是单纯的高兴地笑道:“我赢了。”


    恰好是未时一刻。


    唐门面无表情地抬起没戴铁甲的右手,将真武揽入怀中,苍白细长的手指上覆着一层操纵扇子的薄茧,这双手的主人把玩着真武的头发,长叹一声:“是啊,你赢了。”


    真武被这剧情发展震惊的大脑一片空白,他动都不敢动一下,生怕眼前这场景只是一场梦。


    “其实你抱起来还是挺舒服的。”唐门笑着说道。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  “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?之前不是挺爱说的吗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。”真武磕磕巴巴地说道,“我感觉你有点奇怪,你不是讨厌我来着吗?”


    “年纪比我小,武功虽然不怎么样,但是助人为乐的热心肠却是有的,说不上聪明,但是经人提点了一下也还算孺子可教。”唐门说道,“这是我喜欢的人的模样,只要具备以上几点,我就喜欢他。”
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迂回,要打就从正面打。”唐门笑着补充,真武还是一副傻楞的样子,他觉得有趣,便将头凑过去用自己的嘴唇在那微张的唇上轻轻碰了一下。


    真武被吓得一个激灵想从唐门身上起来,却又被那只有力的右手按了回去。唐门温热干燥的唇覆在真武的唇上,柔软的舌头顺势进入对方的口腔,温柔绵长的一个亲吻,真武觉得自己的眼角有点热,他闭上眼,小心翼翼地回吻。


    他终于进入了梦中情人的心里,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被对方突破了心防。


※※※


    “我应该不用赔你傀儡吧?”


    “要赔的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※※※
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好像让了我我才赢的……”


    “其实输赢对我来说无所谓。”


    “?”


    “假如你输了的话,那你的命就归我。不过作为你如此勤奋的补偿,我的命就交给你了。”




♥完♥

评论
热度(18)
  1. -诡芽-窗檩画眉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倒地不起 倒地而亡!!!!!!!!!!!啊啊啊啊啊啊啊尖叫!!!嘶吼!!!!!好甜啊啊啊啊!!!!!

© -诡芽- | Powered by LOFTER